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新闻中心
在运河百年老字号品牌里蕴藏着馥郁芬芳的产业新希望
分享到:
  2012年1月,记者曾采访杭州同福永酿酒有限公司(杭州兴良米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沈士良。当时他的思维里把战略拓展重点放在酒业上,放在“同福永”品牌的发扬光大上。如今,相隔快3年时间,这个与塘栖古镇历史文化密切关联的老字号品牌有了什么新的进步?这次实地走访,记者欣喜地获得了答案。

  毗邻运河港汊的西河村新厂区建设
   为同福永和兴良米业带来了新气象

  这两年,沈士良做了一件大事情,就是位于塘栖西河村的公司新厂区建设。这个占地60余亩的新厂区使兴良米业、同福永酿酒作业区重新成为一个大墙院内的整体。按照公司向余杭区有关部门的申报规划,预计到2015年,在酒业上形成年产2.5万吨的规模,在米业上形成年加工10万吨大米的规模。

  沈士良特意领着记者到还在施工中的西河村新厂区实地踏看。新厂区已经结顶,采取了多层形式,考虑到了对空间的充分利用。他预备专门给白酒加工留出两层空间——尽管这些年来一直是黄酒加工占据主导。在他的构想当中,在同福永这个品牌之下,白酒和黄酒至少可以是并驾齐驱的。黄酒的生产,对于已经有着这么多年传承的同福永来说,压根已经不是问题。但是把白酒推向市场,尤其是余杭以外的市场,对于同福永来说仍是一个考验。

  沈士良带我们来到新厂区地下层。这里已经从老厂区搬过来了2万多坛黄酒。而这仅仅只是目前同福永酒库总库存量的八分之一。比起原来的仓库,这里在货品装卸上要快捷得多。

  不仅如此,在厂区西侧,他还预留了一块仓储用地。目前他正在和省内外两家知名的粮油企业商谈粮食仓储及加工合作事宜。往前看去,有一个运河支流汇集而成的港汊。可见当初沈士良选择这个地块时,已经考虑到粮食水运的问题。

  在新厂区北侧,沈士良也早早地向西河村以土地流转方式租下了130多亩地,在这里广植枇杷。130多亩地不算大,但这里本身就处在相对广袤的农村地带,四周保留着很多农业生产的景象,所以也可以说是坐拥一种怡人的“小生态”。而且,因为同福永系列产品当中有一种枇杷酒,这130多亩的种植园既可以为枇杷酒提供原料,又可以作为发展休闲农业的载体。当然,同福永每年消化掉的新鲜枇杷可远远不止这么一点。据称,在塘栖枇杷货源充足又价格低廉的“大年”,同福永会“吃”进300多吨枇杷。
 

同福永和兴良米业传递了一种信心
一种把老字号发扬光大的信心

 

  很多市民朋友去过塘栖水北街,而且可能不止一次。位于御碑公园附近的运河谷仓博物馆是这个古镇开发当中最具创意的旅游点之一。这里的一部分位置当初就是由兴良米业公司拆房腾出来的。通过这个谷仓博物馆,我们能够更深入了解到余杭和塘栖源远流长的稻作文化和绵亘数千年的农业习俗。在当地有关部门和单位的支持下,沈士良也准备在水北街沿岸开辟一个酒业文化的展示窗口,让水北街继续保留老字号传统工艺和劳作方式的景象记忆。随着新厂区的建成,位于水北的老厂区有可能很快被拆除(除了1000平方米左右的展示窗口原样保留)。所以,如果大家喜欢那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筑的老旧味道、喜欢传统老工业的感觉,那就得赶紧去那里看看。这是一种老工业遗存,而且是带着很强生活气息的工业遗存。

  前天,记者一到这个老厂区,就在里面完整地走了一遍。仓管员姚国掌帮我们打开其中一个最大的仓库库门。仓库的窗台上甚至长出了小树小草,梁顶上爬满了蜘蛛网。黄酒酒坛陈列其间,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少说也有3万坛。“估计再过一个月,这个酒库要搬了。一坛坛酒坛搬运起来不容易的,不注意的话很容易摔破。到时候公司会专门从外面雇人来搬。我们好几个酒库,要一个一个按顺序搬。”老姚说。

  周边好几个老旧建筑里,也都杂陈着各种各样的黄酒、白酒,包括荞麦烧。这些建筑结构式样在过去属于再普通不过的式样,但是几十年下来,那斑驳褪色的已经发黑的墙面,和屋内屋外堆着的酒坛颜色很是协调,虽然没有多少草木映衬,但是能够感觉到这也是一种“大自然的呼吸”,能够感觉到这房屋、酒坛和运河边的摇橹船就是浑然一体的。经过相机快门一咔擦,就变成一种富有历史感的水墨风情画了。

  同福永酒业目前的销售状况,还远远不能对应沈士良的心理预期。依照他的考量,同福永至少应当在大杭州地区、浙东地区有较高的品牌知名度。但是这两年新厂区建设等方面的事情牵扯了沈士良等人很多精力。在新厂区建设周期里,企业的相关生产和销售也相应进入一个过渡期,在这段时间沈士良采取了一种保守的策略:米业上,主要是继续巩固本地区范围内的一些团购客户;酒业上,适度地、小步子地拓展超市渠道。像目前,大红鹰超市、家乐福超市、世纪联华超市等都已进驻同福永产品。余杭另一家风头正劲的大超市也在与他们热络沟通,而且这个大超市的想法是要一次性引进同福永全系列黄酒、白酒、果酒。

  沈士良预计,到明年,不管是同福永品牌的黄酒、白酒还是广济桥品牌的精制大米,都会有一个增长。“到明年年底,新厂区的形象就出来了,而且生产上面上一个新台阶了。今年酒的产量预计一万吨都不到,但是到2016年肯定可以达到2.5万吨的。”沈士良说。

  在酒业研发上,同福永这几年并没有停下脚步。像一款同福永红瓶装喜庆酒就很受沈士良看重。他想针对婚庆市场、城乡间的各种宴席,好好地推一推红瓶装白酒。眼下,在53度酒和38度酒基础上,他们已在着手开发一种43到45度的白酒了。

  这次采访,同福永和兴良米业给我们传递出了一种信心,一种把老字号发扬光大、助力运河古镇复兴的信心。从硬件上来说,这里有相对充裕的酒库储备,生产空间场地也同样充裕。可以预料,未来在品牌战略的支持带动下,同福永和广济桥米业会有更亮眼表现。